楚汉网-湖北武汉新闻生活门户,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

楚汉网-湖北武汉新闻生活门户

热门关键词: as  test

名人上门拜访 言听计从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4-13
摘要:近日,一组照片在网络上广泛流传,内容是马云、李连杰、赵薇等名人在江西芦溪县拜访一位叫王林的气功大师,而打假专业户则在微博上直斥其为骗子。于是,在一场围绕着真假大师

  近日,一组照片在网络上广泛流传,内容是马云、李连杰、赵薇等名人在江西芦溪县拜访一位叫王林的“气功大师”,而打假专业户则在微博上直斥其为骗子。于是,在一场围绕着真假大师的激辩中,有关王林的更多信息被网友们迅速挖掘出来:视频上,他能隔空取物、意念开车;传闻中,他隶属秘密机构、编号001,现实里,他满座宾朋,明星、富商都是他的访客信徒。更有甚者,在当地政界,他不乏追捧,甚至成为“人生指引”,如已被判处死缓的前江西省委部长宋晨光,就曾在官场事务和方面都要征求这位“大师”的意见。至此,的关注焦点开始从对名人八卦的旁观转向深层次的追问:气功大师竟能影响官场运作,这置正常的生态于何地?在这背后,是否还有更大的不堪未被揭开?

  这位大师到底有多神奇?网络视频中,王林表演了其招牌技能“隔空取蛇”。众人围观下,王林拿出一个铁盆,扣于空地。随后宾客燃纸,大师做法,铁盆半掀,几条小蛇惊慌逃窜。王林解释称,小蛇是他刚刚灵魂出窍从山上抓来的。旁白解说称,除去“隔空取蛇”,大师还擅长意念开车、气功诊病、纸币复原、飞天穿墙等。

  在视频自诉中,王林称其是江西省政协委员,曾供职于教育机构。广为流传的大师事迹资料则显示,王林是中国第一个通过“科学工作组”鉴定的气功大师,档案编号“001”。

  王林的老家是江西省萍乡市宜丰县。在该县民俗文化研究会编纂的《古今民俗》创刊号中,详细记载了大师传奇的人生经历。文章中称,王林1952年出生于宜丰县一贫户家庭,6岁时突做怪梦,有老人对其扇扇,一梦两年,8岁染怪病身亡,下葬时死而复生,当年得遇游方道人,带去峨眉山学艺。下山后遭遇“”,因“装神变鬼,恐吓群众”、 “敲诈勒索,无恶不作”等罪名被判入狱20年。在狱中,大师视脚镣于无物,“经常搬来鸡鸭鱼肉,在监狱内尽情享用,过着神仙般的日子”。

  在度过充满“奇幻”的青少年时代后,1988年王林无罪释放,并开始气功表演。有关他的宣传文章中,开始频繁出现各路明星和政要的名字,之后其定居香港,“作为香港华商财务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作为国家及十多个省市公安、安全部门的高级顾问……把海内外客商、演艺界名流带到宜丰,足以证明他热爱故乡、造福桑梓的拳拳之心”。非但如此,这些宣传还列举了一系列“事例”证明王林的影响力已扩展到全世界——克林顿夫妇白宫接见、澳大利亚首脑亲自封官、印尼总统赠送钻戒、金表和轿车。更有西方首脑来华诊病,当王林准确说出病情后,“对方赶忙靠过来,亮明元首身份,并抱住王林的脚说:‘求大师救命!’”

  通过这些宣传,围绕着王大师的一串串光环无疑令不明的人高山仰止,但究竟真是光环还是肥皂泡,事实胜于雄辩。首先幻灭的,就是大师的诸多身份和头衔。

  7月16日,江西警方内部人士回应媒体称,多年来从未听说过有叫王林的“高级顾问”,“警方也不可能请一个气功师当顾问”。而大师执掌的“香港华商财务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在搜索引擎上并未有任何信息,众多媒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公司注册处”官方网站上查询也发现,该公司并不存在。

  对于授予王林大师称号的“科学工作组”,也并无公开资料可供查询。著名反伪科学人士司马南接受采访时称,这类协会多数是民间组织,领导往往是迷恋练气功的老年人,真正的科研人员根本得不到鉴定气功师的机会。“抬出这个山寨身份,反而显露了他的心虚。”

  除却身份,大师表演的“特异功能”也是疑点重重。在王林神功视频走红网络后,撰文称,这些神功不过是“几样原本在民间就有流传的小把戏,如果有魔术师在场,很容易就能发现其手法”。

  甚至有些神功在视频慢放下便会露出马脚,“比如他在饭桌上表演吹断筷架,把视频放慢后可以清楚地看出他用右手接过完好的筷架后迅速扔掉,从一直隐藏在桌子下的左手那里接过已敲断的另一个筷架,不过是个简单的调包计”。

  对于王林招牌技能“隔空取蛇”、“空杯来酒”、“凌空题词”,认为存在一个共同的破绽,“所有的这些表演,都使用了障眼法,需要用一个道具来遮掩人们的视线,把这个道具去掉,大师的法术立马失灵”。

  他以隔空取蛇为例,“有何必要扣个盆子?把盆子扔掉,让大家看看蛇是怎么突然冒出来的不更清楚?”

  宣传资料中称,“王林将手指插进该国元首胸腔,捣鼓一阵抠出癌包,手指竟如爆竹硝烟熏过一般漆黑。王林又发功,很快使那洞口合拢、复原,整个过程这位元首无任何痛感。”

  何祚庥直指这个故事的漏洞:“外国来华以及医疗都是有严格记录的。王林不敢编排国外,只好对患者的身份进行模糊化处理。”他表示:“所有打着气功名号的所谓‘特异功能’人士,都是伪科学,全都是骗子。”

  王林的“传奇”,让人们仿佛又触摸到30年前那个“奇人”与“大师”辈出的疯狂时代。然而在反伪科学学者眼中,王林的神功不过是民间魔术,甚至不入流。事实上,和那些前辈“大师”一样,他依旧走的是“吸引名流、愚昧公众”的路线。只不过,王林的精明之处在于,他没有以气功直接牟利,这是为了彰显其“世外高人”之风貌。此外,他行事低调,他在萍乡开的天上人间金尊国际会所,装修的总价超过1个亿,往来者非富即贵,但这间会所却隐于神秘之处,不为外界所知。正是他的“长远眼光”和低调作风,让他避免了他的不少同行如“神仙李一”那样的狼狈结局。

  马云曾是“神仙李一”的一道招牌菜。当年,缙云山香火鼎盛,被这道招牌吸引来的“仙友”不计其数。耐人寻味的是,如今,这招牌又出现在萍乡王林大师的“王府”。

  在拜访王林引发争议后,李连杰和赵薇尚未公开回应此事。马云则在微博中说,常有朋友指责他去探视“非科学”的东西。不过,“对未知的探索、欣赏和好奇是我的爱好,即便是魔幻术,挑战背后的奥秘也快乐无穷。”

  从微博的公开回应中,人们看不出马云对王林有什么具体观感,也许,他真的仅仅是出于“好奇”,如他的回应。但对李一,马云确实有些惺惺相惜的。在李一倒台后,马云接受采访,表示自己仍旧很欣赏他。马云说,李一很聪明,记忆力非常好,知识面广,有过复杂的经历,是一个“奇人”。

  马云说李一的时候,大概在李一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与李一、王林这些江湖人士类似,有关马云的故事,也充满了江湖传奇色彩,乃至阿里巴巴的企业文化,也蒙上了一幅江湖面纱。比如,员工都要起一个来自于武侠小说的绰号,阿里巴巴的五大业务被称为“达摩五指”,马云的办公室叫“桃花岛”,会议室叫“光明顶”。不久前,马云还与李连杰联合创建了“太极禅苑”。马云也多次声称,他从太极的阴阳、收放、进退中悟出了企业管理的奥秘。

  有人说:“中国有两类人特别容易迷信。一类是社会底层的人,另一类是社会顶层的人。前者搞不懂自己为什么这么悲催,后者害怕得到的财富突然失去。”王林事件背后,更多问题引人深思。

  必须指出的是,马云不是一个人在行走,在他出入道观、禅苑、“王府”之间,追随他的企业家也大有人在,他们都成了“招牌”。对此,学者孙乐涛认为,市场经济时代企业家的兴起,对中国来说是个全新的现象,目前还没有一个成熟的文化系统可以解决企业家群体的精神心理需求,一切都在草创过程中。于是,儒、道、佛、国学、中医、风水、堪舆、武术、气功,各种与信仰、沾边的东西都重出江湖、各显其能。

  在这样一个塑造信仰的初级阶段,是以“大师”为中心的。出身草莽、久经江湖历练的“大师”和商界精英、演艺明星们一拍即合。马云就说自己进了教堂就拜上帝,进了寺庙就拜菩萨,进了道观就拜道长,“原因很简单,每个人都很厉害,都不能得罪”。江湖上的“大师”们,一般也都号称不局限于一门一派,而是儒道释兼通,集古往今来之大成,比如最著名的南怀瑾大师。“大师”们仙风道骨,总是面带微笑,态度和蔼,使人如沐春风,又有强大的组织、营销能力,能建起大宅子,轻描淡写地把大家聚在一起,吃几天素,抄几天经,当几天“仙友”,很放松,很清静,又很高端。企业家、官员、大明星们平时身心疲惫,突然中断俗务,到大师的大宅子里静养几天,仿佛换了一个角度,以旁观者的身份来看待自己,看待世界,也许是真有收获的。而且,“大师”们都是心理辅导方面的高手,受大师一番开导、心理暗示,精英们下山后更加能伸能屈,游刃有余。

  这样看来,“大师”们都颇有“总裁缘”就毫不奇怪了,因为他们最投合这个暴发时代的精英们的心理需要。

  其实,在公众心目中,李连杰、赵薇、马云这些精英、名人愿意用自己的钱去探索“未知领域”,那是个人自由,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一种信仰自由,他人无权干涉,最多劝劝他们“别当骗子的招牌”。唯独留下的疑问是,为何有些本该坚守“马列主义”、“”的官员也爱凑这个热闹,偏要找“大师”问问“鬼神之事”。

  一段录制于上世纪90年代、时长16分31秒的视频显示,有江西省委办公厅原副主任李志勤、原宜春行署副专员谢锡建、宜丰县原县长毛野德等官员观摩王林施法。这些官员对王林的表演充满了兴趣,他们甚至还亲身讲述了“王大师妙手回春”等感受。这种所谓的气功与施法,不仅让王林有机会结识官员,更让其中某些成为他的挚友,比如江西省政协前、省委部前部长宋晨光。

  2010年7月10日,宋晨光因深陷官商同盟怪圈、官位交易、提拔多名亲近女性轮番上演官场闹剧后,最终历经“三捉三放”而落马。

  宋晨光仕途上之所以能一路高升并获“带病”提拔,他自认为跟极力推崇鬼神之说及风水玄学有很大关系。这也是他为什么与多位民间“大师”为伍的原因。而王林就是宋晨光结交的“大师”中最为重要的一位。他不仅是宋晨光在问神算卦方面的“大师”,更是其高级顾问。自2002年宋晨光主政宜春后,王林不仅是宋的座上宾,也是宜春市的座上宾。宋晨光可不是简单向“大师”咨询“黄道吉日”,而是连方面都要找“大师”问一问。

  官员不信马列信大师,说明官员信仰的失落。事实上,宋晨光这样的例子典型却并不鲜见,前不久才落马的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也深信此道。他新建行政大楼,整个建筑外形全部听从风水大师的安排。就连大名鼎鼎的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在办公室也布置了一块“靠山石”,业余时间不忘在家“烧香拜佛”……

  2012年,山西省灵石县县委杨洪把著名的石膏山改名为“仕高山”,他把权力的狂妄演绎到了极致,把自己的仕途赤裸裸寄希望于天地山川之灵,但很快他就被检察机关查办了。一个人“胆量”这么大,“法商”这么低,应该没有什么不敢干了。而当反思时,一个问题不容回避:这种胆量和“法商”,只能在不正常的环境里才能滋养出来。对此,《南方人物周刊》指出:“今天,一个在他的地盘上是无所不能的。然而,‘仕高山’透露的,除了杨洪之流内心的粗鄙,更是不安和恐惧。没有一个基层的能把握自己的命运,他的命运被上级把握。他不能对自己负责,包括不能对自己的社会身份负责,也不能对自己的良心负责,他只能向上级负责。而上级是不可把握的。他内心的秘密不可告人,只能求告于‘仕高山’。在这样的官场里,不会有人觉得自己安全。”

  心理学家韦斯著在《迷信心理学》一书中指出:无助、恐惧、抑郁、焦虑等都是迷信滋生的心理诱因。当下,在一些地方,“潜规则”盛行,一些官员想把持自己的命运,得到更快升迁,但又不清楚究竟如何来把持自己的命运,自然免不了前途未卜、朝不保夕的焦虑,他们唯有求助于个人能力以外的“超自然能力”,这正是缺乏信仰的典型写照。这是一种恶性的官场文化,只有一种办法方可解脱,那就是走群众路线,把一切都置于群众的监督之下。

  解放战争胜利前夕,回答黄炎培“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隐忧时说,“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2013年2月,中央总、主席习在甘肃调研时强调,要多到群众最需要的地方去解决问题,多到发展最困难的地方去打开局面。“两个多到”现实解读了当下走群众路线的真谛:官员的命运必须与群众利益息息相关。

  当一个地方官员的命运掌握在老百姓的手里,他还有心去乞求大师或神灵吗?也只有“阳光”才是实践群众路线最好的“防腐剂”。

  伏尔泰曾经说过:“迷信就是傻子遇到了骗子的结果”,其实这些迷信的官员智商并不低,但一些官场陋习、用人,让他们不再相信个人的正当努力,或者不再仅仅相信个人的正当努力,更相信有一种神秘力量在主宰命运。从数量而言,这样的官员可能是少数,但这种精神状态之沉重,远远超过了花边新闻所能承载的限度。

责任编辑:admin

楚汉网-湖北武汉新闻生活门户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手机: 邮箱:
联系电话: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