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主页 > 法治新闻 >

处州法制小故事之十一: 叶梦得智断杀子案

2019-08-1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叶梦得(1077—1148),字少蕴,祖籍浙江松阳,两宋之交的诗词大家。叶梦得出身于士大夫家庭,有着良好的家学渊源和儒学修养,母亲晁氏为“苏门四学士”之一晁补之(北宋时期著名文学家)的妹妹。叶梦得名字的由来颇有传奇色彩。据说有一年,晁氏到一地祭拜先祖,夜间梦见一条巨龙盘于宅中梁上,不久便怀孕生下儿子,故取名叶梦得。

  绍圣四年(1097),叶梦得登进士第,历任翰林学士、户部尚书、江东安抚大使等职。五十一岁时随宋室南渡,晚年隐居浙江湖州,自号石林居士、石林山人、石林老人。叶梦得喜好藏书,藏书总量逾10万卷以上,史称“极为华焕”,是名副其实的藏书家。皇统七年(1147),其家遇大火,藏书楼荡为瓦砾,10万卷书化为灰烬。次年(1148)遂忧病卒,年七十二。

  在历史上,叶梦得不仅是一位出色的文学家,同时还是一位优秀的断案能手。1115年至1117年间,叶梦得曾在蔡州(今河南汝南县)做过知州,其间他亲自审断过一起沸沸扬扬的杀子案。

  有一天,叶梦得的下属报告蔡州城西发生一件杀人案。案情大致如下:一个平民昨夜将儿子错认成强盗,失手把儿子误杀了,事发后这位父亲主动来官府投案,跪在地上痛哭流涕。据下属分析,从宋朝律法上来讲,这件案子不是故意杀人,应该定性为误杀,不能判那个父亲的罪。

  人命关天,大意不得。叶梦得放心不下,他决定亲自过问一下这个案子。他首先查看了死者的尸体,发现死者身上的伤痕很多而且深浅不一,这说明死者生前曾有过一段时间的挣扎和反抗。他又来到那位父亲指认的案发地,却发现凶案现场并没有激烈的打斗痕迹。叶梦得的内心开始有个大大的问号。

  他疑惑地同手下负责此案的人员说:“如果是夜里缉拿强盗,下手肯定要快、狠、准,而对方肯定也会激烈反抗,可从死者身上的伤来看,应该打了很长时间,怎么会打了这么久,对方没有逃跑没有反抗,还没能认出是自己儿子这样的事呢?”于是,叶梦得命人把这个父亲抓回来,重新审理这起案件。

  那位父亲见到叶梦得后很是紧张,头上不停地渗出汗来,只顾磕头如捣蒜,反复地说“青天大老爷要为小民做主啊!”叶梦得仔细观察他的一举一动,注意到他神色间只有慌张和不安,却不见痛失儿子的悲伤和难过。叶梦得又把他的老婆传来问话,更加确信了自己的判断——是父亲故意杀死了自己的儿子!

  原来,这个人在前妻死后又娶了一个,他非常宠爱这个小老婆,不论对错,都对她言听计从。但是,这个继室对前妻留下的儿子却有诸多不满,认为是个大累赘。为了讨继室的欢心,这个父亲居然把自己的亲生儿子活活打死,还狡辩说以为是强盗,以此来掩盖自己的罪行。

  案件事实查清后,这个杀人犯不得不俯首认罪,最终被打入死牢。蔡州老百姓得知后无不拍手称快,夸赞叶梦得的智慧和公正。叶梦得感慨地说:“色字头上一把刀,石榴裙下命难逃。虎毒不食子,这个案子真是罔顾人伦啊!”

  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断案权”。现实就像夜空千变万化,个案就像星辰扑朔迷离。古往今来的无数事实证明,表面上看起来再简单不过的案情,背后往往是一波三折,九曲连环,诡谲多变。每一个案件的审理都需要一颗智慧的心,需要一对明亮的眼,需要一双灵巧的手。毫无疑问,叶梦得就是这样的一位能手。

  哲学家黑格尔说过,家庭的最大特点是爱。中国人自古以来最重视家庭,最重视父慈子孝。何谓父慈子孝?其实就是两层意思:一是父母对子女要慈爱;二是子女对父母要孝顺。“父慈子孝,家之福也。”《礼记》曰:“何谓人义?父慈,子孝,兄良,弟悌,夫义,妇听,长惠,幼顺。”也就是说,父亲要像父亲,儿子要像儿子,角色是相对的,义务是双向的。父慈才能子孝,任何一方都不能缺失和错位。历史的车轮辗转到今天,我们每一个人都要身体力行,以德立身,泽己及人,为慈孝处州增光添彩。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主办:楚汉网-湖北武汉新闻生活门户

承办:楚汉网-湖北武汉新闻生活门户

电话:

邮箱:

微信公众号: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