ȴʣ ȵ
主页 > 法治新闻 >

关爱成长 “法治礼物”呵护童年 ——眉山市第二
              Դ 未知 2020-06-04


      在六一儿童节之际,发布眉山市第二届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十大典型案例(二),希望“法治礼物”呵护更多儿童快乐成长。

      申请人仁寿县未成年人社会保护中心称,2012年至2017年,被申请人汪某男(化名)将亲生女儿小朵(化名)从老家接到务工地共同生活期间,多次小朵。2018年5月,汪某男因犯罪,被当地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汪某男的行为严重危害了小朵的身心健康,不宜继续担任其监护人。小朵母亲有精神残疾,无监护能力;外公、外婆年事已高,经济能力有限,且要照顾小朵母亲,不宜作为小朵的监护人。考虑到在小朵被汪某男带走之前,与爷爷奶奶一直共同生活,祖孙感情较好,爷爷奶奶均有养老保险等固定收入,经济条件较好,有监护能力。经调查询问,爷爷奶奶均表示愿意作为小朵的监护人履行监护职责,小朵也表示愿意跟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综上,仁寿县未成年人社会保护中心诉至仁寿县法院,要求撤销汪某男的监护权。

      收案后,为及时处理该案,保障小朵的合法权益,承办法官积极与仁寿县检察院、未成年人社会保护中心等部门联系,就文书的送达、案件开庭等程序和实体问题进行了研讨。

      为核实小朵爷奶奶的真实意愿以及其是否具有担任监护人的能力,承办法官单独详细询问了两人,实地走访二人所在村社,了解了小朵与爷爷奶奶共同生活时学习、生活情况,并听取村社干部意见。

      为抚慰王小某心理创伤,承办法官及心理辅导人员对王小某进行了心理疏导,帮助王小某尽快走出阴影,重新开始生活,健康成长。

      在庭审中,承办法官结合各方意见和相关证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和《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作出判决:撤销被申请人汪某男的监护人资格,指定小朵的爷爷奶奶为小朵的监护人。

      2018年2月,朱某女(化名)诉至法院要求与丈夫林某男(化名)离婚。林某男同意离婚,但关于4周岁儿子小林(化名)的归属,双方争执不下。

      为了能争取到儿子的抚养权,朱某女与林某男以利于孩子的名义贬低对方,夸大自身优势。面对争吵中的夫妻,承办法官在肯定他们对儿子感情的基础上组织调解,制作了“离婚三张表”,即《婚姻情况调查表》、《子女抚养情况调查表》和《离婚后子女探视计划表》。

      该类表格记录了孩子的生活经历、父母的条件、希望对方愿意支付抚养费的数额和方式,重点对离婚后谁抚养孩子、未直接抚养一方对探视孩子的时间和方式、除探视时间之外与孩子交流的方式作了具体细化。双方认真填写了表格,均在表格上签字确认。

      据表格显示:林某男离婚后无法自己陪伴孩子,他将孩子交由自己的母亲来照料。所以母亲一方抚养儿子的优势一目了然,也明确了今后男方在周末、寒暑假期、平日里探视儿子的时间和方式。经过表格的细化呈现和承办法官的耐心调解,双方在婚姻关系的解除、抚养权的归属、抚养费的给付以及探视时间和方式的确定等方面达成了共识。

      最终朱某女与林某男达成一致协议:两人离婚后,儿子小林在八周岁前随母亲生活,两人共同分担生活费、教育费和医疗费;八周岁后由小林自愿选择随母或随父生活。

      小江(化名)与江某男(化名)系父女关系。2016年江某男与小江的母亲离婚,2017年江某男再婚。因为一些小事,小江与父亲江某男产生误会,江某男每月只拿500元给小江,其中包括读书期间的生活费和零花钱。

      2018年6月小江初中毕业,但没有考上普通高中,江某男就叫小江呆在老家,每月给小江500元到18岁成年,不让小江继续读书。但是小江认为自己刚满15岁,不想因为没有知识断送前途,想继续到乐山某学校读书,并将此想法告知江某男,但江某男告诉小江没有钱供其读书。

      江某男有稳定的经济收入,由于双方误会父女感情恶化,拒绝抚养小江读书,小江为维护合法利益,向洪雅县法院提起诉讼。

      法院认为,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二十条“婚姻法第二十一条规定的“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是指尚在校接受高中及其以下学历教育”,该条规定的高中学历教育指普通全日制高中学历,也包括职业高中、中等专业学校和技工学校等级别相当于普通高中学历的学历教育。小江年满15周岁未满18岁,其作为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要求接受中等专业学校的学历教育,主张被告支付教育费、医疗费、生活费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

      法院判决:江某男于本判决生效之日立即支付小江教育费4080元,并与2018、2019年两年的8月支付4080元;从2018年8月起每月月底前支付小江生活费、医疗费500元,直至小江年满十八周岁止。

      小鱼(化名)7岁时,父亲王某男(化名)和母亲左某(化名)协议离婚,两人约定小鱼随母亲生活,父亲王某男每月支付抚养费1000元、校内校外一切教育费和医疗费等。自2017年10月开始,王某男便拒绝支付以上费用,欠款三万余元。左某多次索要,王某男均置之不理。在半年多的时间里,因王某男分文未付,左某又无正式工作,二人生活陷入困境,小鱼本就因为父母离婚得不到父亲关怀,出现这种情况后变得更加自我封闭、郁郁寡欢。

      丹棱县检察院在接到左某女的支持起诉申请后,调查取证王某男拒不履行抚养义务的相关情况,核实左某女反映的情况,并及时对小鱼开展心理疏导。

      2018年7月,丹棱检察院向丹棱县法院送达了支持起诉书。2018年8月,丹棱县法院支持了小鱼的诉讼主张,判决小鱼父亲王某男支付所欠医疗、教育等抚养费用,并在今后按时给付抚养费等费用。

      原标题:《关爱成长 “法治礼物”呵护童年 ——眉山市第二届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十大典型案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