ȴʣ ȵ
主页 > 法治新闻 >

法律存在漏洞 建议完善立法
              Դ 未知 2020-06-07


      从微博打拐事件的火热中,我们可以看到社会各方面对未成年人关注。未成年人是社会的未来,也是社会的弱势群体,对未成年的保护是社会法治化进程中一个不可或缺的环节。

      市律协近期联合市青保办等部门共同编写出版了《未成年益保障百问百答》一书,该书填补了现在未成年人保律用书方面的空白,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和上海市检察院等有关部门计划于下周召开研讨会,就目前我国现有法律及社会制度针对流浪儿童问题的规定与安排以及如何从法律和制度上进一步完善对流浪儿童的教育、保护、救助方面进行研讨。

      上海市律师协会未成年保护研究委员会副主任、上海市新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傅平律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到,“微博打拐”活动激发了各方的争鸣,从客观上让大众对先前有关部门对待拐卖和儿童乞讨的做法与不足进行了深刻的回顾与反思,并提出了很多很好的建议与意见。这是社会各界通过微博及网络平台参与公共制度建设的良好尝试和经典案例。

      1、对于受教育权,尽管《义务教育法》规定了儿童的受义务教育权,但是对于“适龄儿童、少年的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无正当理由未依照本法规定送适龄儿童、少年入学接受义务教育的”,没有进一步行政处罚或刑法处罚的措施。

      2、《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了“胁迫、诱骗或者利用他人乞讨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一千元以下罚款”,但是如果某人没有通过暴力、胁迫手段并组织儿童进行乞讨,而只是引诱、诱骗、利用单个儿童进行乞讨的,则无法在刑罚层面上对其进行更为严厉的处罚。

      3、《刑法》规定了“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但是对于收买人而言,只要其掌握好不和不阻碍解救这两个尺度,将不会有任何的刑罚后果,这样的结果对于在家苦苦等候儿童或四处寻找失踪儿童的家庭而言是极不公平的。

      其次,在保护流浪、乞讨儿童的过程中,对相关违法犯罪人员进行相应的处罚是十分必要的,但是对于流浪、乞讨儿童却需要有具体的救助和安置措施的保障。

      再次,将保护流浪乞讨儿童的工作纳入地方政府的“政绩”评定范畴,建立节能减排一票否决类似的行政问责制度,以促使地方政府对此予以重视。

      “通过此次‘微博打拐’所引发的社会关注和公众参与必将对我国的未成年人保护事业产生积极的作用,或许2011年对于中国未成年人保护事业而言将会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 ”傅平律师说。

      17岁的女学生潘某,未婚先孕,当父母发现时,已经怀孕八个月,只能将孩子生了下来。事后,潘自觉很害怕业很丢脸,想要把孩子送人。恰巧遇到朋友在外地的亲戚要买个孩子,潘于是便将自己生养的这个婴儿卖到了外地。

      子女不是父母的私有财产,子女的权利同样受到国家法律的保护,未成年妈妈也不能无视婴儿的权利。上述案例中的潘某,尽管系未成年人,而且贩卖的是自己生的婴儿,同样构成犯罪。对该罪行有两种定罪处罚方式,以营利为目的,则以拐卖妇女儿童罪进行处罚;以不尽抚养义务为目的,则按照遗弃罪进行处罚。

      王某夫妇在寻找工作过程中,加入了乞讨大军行列,为乞讨方便,王某夫妇决定铤而走险。从老乡那里“租来”一个男孩小刚,又带上自己的女儿小莉,一起到广州进行乞讨。

      王某夫妇自己不直接出面,唆使两个小孩每天在城市交通要道的十字路口等候,看到停车等候红灯的车辆就上前乞讨,如司机不给钱就阻挠车辆通过十字路口,王某夫妇在乞讨地的附近留守,以便控制两个小孩。 2009年1月门发现王某夫妇的犯罪行为后,将王某夫妇抓获归案。公安机关通过调查明确,小刚为11岁,小莉才10岁。

      本案中王某夫妇违背2个不满14岁未成年人的意志,以打骂或控制吃饭的方法强迫和控制被害人进行乞讨,并占有乞讨所得,王某夫妇的行为扰乱了社会管理秩序,也侵犯了不满14岁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王某夫妇的行为符合“强迫乞讨罪”的犯罪构成。

      在我国强迫儿童乞讨的犯罪行为屡见不鲜,经常有农村的父母出于好逸恶劳的不良思想或因生活所迫,强迫自己的子女进行乞讨。甚至有些人租赁残疾儿童进行乞讨。而更有甚者,这些孩子中很大一部分还是被贩卖拐骗的儿童。因此,严惩强迫乞讨罪是我国司法的主要任务之一。

      陈某在浙江省某县经营电脑商店,因经营不善而负债,萌生了绑架他人勒索钱财的恶念。 2009年9月,陈某将放学回家的红红骗至自己电脑店地下室内,绑架并撕票。当天,陈某发短信给红红母亲勒索35万元,红红父母报警。当晚,陈某被公安机关抓获。

      犯罪分子绑架儿童一般是以儿童为人质向其父母勒索钱财,以绑架儿童为手段,以杀伤儿童为要挟,勒令儿童的父母在一定时间内交付一定数额的金钱或满足一定的要求为条件以换取人质。

      在司法实践中,绑架罪在客观上往往造成被绑架儿童伤残甚至死亡,在这种情况下,被害人的父母作为被害人的法定代理人可以要求被告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致被绑架儿童死亡的,还应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

      王小小(化名)是福建省武平县某小学学生,年仅9岁,面对绑架自己的两名歹徒 临危不乱,用智慧冷静地与对方周旋,最终安全逃脱。罪犯得到了应有惩罚,小小成为“新闻人物”。

      王小小说:“我显出很害怕的样子,还假装不认识歹徒,他们说什么就做什么。歹徒把我装进一个编织袋,尽管看不见外面的情形,但我用耳朵认真听每一个响动,猜测自己究竟被带到了哪里。歹徒问爸爸妈妈的电话,我如实地告诉了他们。在确定歹徒都走了之后,就挣脱我的胶布逃了出来。 ”

      1、建议被绑儿童不要去看绑匪。看见过绑匪面貌的受害人,最后被撕票的比例非常高。而始终闭眼或始终眼睛被蒙住的受害人,最后被释放的可能较大。

      2、不提倡硬性反抗,在遭遇歹徒控制的时候,不要恐慌。很多时候,犯罪分子你,恰恰说明你是安全的。在被绑架的时候,基本上都会被封住嘴巴。堵嘴时应注意尽量用牙咬住堵嘴物,不要让堵嘴物压住口腔造成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