ȴʣ ȵ
主页 > 法治新闻 >

法制教育的反思与转型
              Դ 未知 2021-02-22


      近日《中国青年报》报道:近三年山东省青少年犯罪群体中未成年人罪犯人数持续走低,但以职业高中、职业中学、职业中专、技工学校、职业学院学生为主体的犯罪增长趋势明显。三年来山东各级法院一审审结的职业学校学生犯罪案件数和人数分别是:2014年32件、52人,2015年103件、186人,2016年92件、126人;主要犯罪类型集中在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罪、盗窃罪。假期法制教育刻不容缓,我们选了这篇文章,为学校做好法制教育提供参考。

      关于法制教育的讨论常常集中在如何发挥法制教育的积极作用与有效性之上,但显然法制教育的乱象并未得到应有的重视。以我曾经担任、检察官的经历和多年对青少年犯罪的研究所获得的感性认识,青少年犯罪和懂不懂法律、知不知道法律、知不知道刑法,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似乎并没有多大关系。如果法制教育的内容定位是在教这些孩子法律知识,我想肯定是有问题的。

      最近出现了两个案件,一个是“求爱门”案件,某少年求爱不成即对心仪对象泼硫酸泄愤。另一个是在郑州发生的“弑母”案件,有个学生感到学习压力太大.于是把自己的母亲杀死了。令人担忧的是,“求爱门”案件中的犯罪嫌疑人还没有被起诉、判决,所有的信息都被媒体披露了,这显然是违反《未成年人保》、《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的。而郑州“弑母”案件,媒体对作案细节全部淋漓尽致地报道了出来:犯罪嫌疑人怎么用哑铃砸,怎么再用裁纸刀割喉,再用鞋带缠绕脖子勒,用被子盖住,然后心安理得地去上学,都有非常详细的描述,看了令人触目惊心。媒体一方面在做这样“非常规”的违法报道,另一方面又在大谈所谓法制教育,令人啼笑皆非。

      各地开展法制教育的形式也存在不少问题,比如陕西成阳曾经发生把在押的、还处于诉讼程序中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押到陕科大附中,面对3000多中学生现身说法的事件。这种所谓法制教育本身就是对法治的践踏,连“可杀不可辱”的基本规则都没有遵守。

      关于法制教育,有两点需要我们去深入思考:一是法制教育的效果跟青少年违法犯罪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对此我们现在还没有一个客观的结论.很多从事法制教育的人也并未对此进行认真的思考。二是在探讨法制教育针对性、有效性的时候,还应当去充分注意法制教育的负面性。

      有一个医生曾经跟我讲过这样一句话.他说病人死的原因有三种:1/3是病死,1/3是吓死,还有1/3是医生治死——医生治疗不当致死。如果把法制教育也看成一个治病的过程,我们要避免这1/3的负面效果。

      一是不仅仅中国在制教育,国外也制教育。比如2()世纪60年代时,在英美国家兴起了法律学习运动,后来这一运动转化、更名为法制教育。我们国家则是从80年始了全民性的法制教育。

      二是关于法制教育的对象,中外有一个很大的差别。国外的法制教育是针对非法律专业人士,而我们的法制教育把法律执业者也列入法制教育的范畴。第二个差别是我们把政府官员和青少年作为教育的主要对象,在围外没有把官员列进去,而是把青少年作为最核心的对象。这个道理很简单:如果官员就任之后还要进行法制教育,那么这个官员的选任肯定是有问题的。

      三是中外法制教育都有非常鲜明的性。国外法制教育也强调性,但要隐晦些,更加强调把法制教育作为一种公民教育的方式,让公民(受教育者)认同、维护和忠于共和制,而我们法制教育的性则更体现于思想教育的说教,要直自得多。

      四是中外法制教育的内容存在差异。我们国家的法制教育主要内容是法律条文教育和法律理论教育,或者说我们注重的是法律知识的传授,而在国外则更注重的是法治精神的教育.对具体法律内容、条文并不太在意。比如澳大利亚强调法制教育的内容是“3R”:权利(Right)、责任(ResponsibiIity)、讲道理的品质(Reasoning)。在美国。把宪政、与法治的核心概念提炼为五点作为法制教育的精髓:权力(Power)、正义(Justiee)、平等(Justice)、自由(Liberty)、法律(Law)。而我们国家不同,我们强调青少年法制教育主要讲《刑法》,而不是主要讲宪法、法治。

      实际上,要求青少年了解这么多法律知识是很荒唐的,即便是法律专业人士也只对自己专业领域的法律知识知道一点点。

      五是在法制教育的方式方法上,国外强调的是对话,也就是说教育者和被教育者之间是平等主体关系;强调的是去神圣法,认为法律不只是专业人员的事情,法律就是一种生活方式。此外,国外法制教育还强调NGO的参与、社区的参与。而在我国,法制教育具有“独语”的特点,还具有“说教”甚至“恐吓”的色彩。另外,近些年的法制教育方式还出现了“装嫩”的倾向和“想当然”的倾向,比如画画,弄些贴图,我甚至还看到教少女遇到性侵害不要喊叫这种荒唐的“法制教育”。

      一是法制教育应当从条文、知识教育转化为法治精神的教育。法制教育不应是教法律知识,不应只是教法律条文,更不应是教法学理论。我认为有五个关键词应是我国法制教育应该具备的精神:(1)责任,(2)权利,(3)自由,(4)程序。(5)平等。中国的法制教育应该要提炼一些关键词,现在对法律精神还缺乏提炼。

      二是法制教育方式应当从“主客体模式”转变为“主主体模式”,简单地说就是要改变自说白话的独语状态。

      三是法制教育应当从“说教”转型为“渗透”。什么叫渗透?法制教育不是开课、开讲座,进行课时要求,编一个教材,甚至进行考核、考试、竞赛。在某种程度上,这种法制教育是很荒唐的。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比如瑞士的同行所分享的教儿童权益观念的方式:2岁的孩子早餐奶包装盒上就印着一句话和图画:“你的父母不能打你”,这种法制教育方式注重的是把法律的精神和观念贯穿于孩子的生活环境之中。环境、文化是有渗透力的,是有潜移默化作用的。强拉硬扯的,用搭积木的方式把所谓“法制教育”搭到课程教育体系里,搭到媒体的节目中去,是很难有真正效果的。

      四是法制教育对象应当从“青少年”转型到“青少年工作者”。我觉得青少年法制教育的重心应当是教育青少年工作者。前段时间去看我在戒毒所工作时的退休老领导,我问他现在干什么,他说现在在做法制教育。我做的第一天,他教我的是作为一个如何打人不留伤痕,我当时作为刚毕业的大学生说打人不对,他说你打的是坏人,不是好人。具有这种法制实践的人现在在做法制教育,而且是非常受欢迎的法制教育专业老师,我认为很荒唐。我接触到很多青少年工作者,包括个别在做预防犯罪的一些同志,连违法和犯罪两个概念的区别都没搞清楚,但是并不妨碍他们做法制教育和青少年犯罪预防工作。

      五是法制教育应当从“良民教育”转型到“公民教育”。我国目前的法制教育在总体上有“维稳方式”的色彩,是一种良民教育,教大家听话,做乖孩子。其实国外法制教育也具有很强的性,也强调对体制的认同,用咱们的话说也有维稳的色彩,但是更加隐晦——作为公民教育的一部分。法制教育对国家长治久安很重要,不管采取什么方式,我们的法制应当成为公民教育的一个部分,重在教育青少年成为负责任的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