ȴʣ ȵ
主页 > 人大政要 >

南通市力推街道选民代表议政制度 38个街道全覆
              Դ 未知 2021-01-12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快,越来越多的乡镇被撤销,改设为街道。乡镇被撤销后,原有乡镇随之消失,而街道没有人民代表大会和本级代表。这“一撤一设”在客观上容易形成基层机构、职能和工作的弱化。如何做到撤乡镇而不“撤监督”?设立街道后如何畅通反映渠道?

      南通市委、市通过实行街道选民代表议政制度,填补了街道监督的“空白”,强化了基层社会治理,较好地解决了这一难题。到2020年11月底止,南通市38个街道普遍建立了选民代表议政制度,提前实现了“全覆盖”的目标。

      早在2016年,南通市会常务副主任、党组庄中秋从市纪委转岗到市,到县(市)区调研,听到基层普遍反映,新设立的街道拥有着承担经济发展、处理公共事务的实体权限,但缺少同级会议的制度安排,街道工委发挥作用的空间不大、履职较难。同时了解到,外地特别是浙江、苏南等地在这方面都有一些创新实践,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南通的基层也在进行这方面的探索。2019年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活动期间,就此问题展开专题调研。

      调研的焦点落在如何弥补撤镇改街后街道议事载体和制度的缺失上。街道没有自身的代表,也就没有街道人代会这种表达的实现形式。构建一种既符合宪法和法律精神,又能集中各方、发挥监督作用的会议形式,是基层开展探索的核心和关键。调研发现,南通的街道议事制度建设有三个“版本”,一是如东县的街道议政员制度,二是海安市的街道市民观察员制度,三是通州区的街道选民代表会议制度。虽然名称不同,但实质上都是“代表”,推选工作都有严格的程序规定,原则上由村、社区、企事业单位进行推荐,经所在单位党组织同意后报街道工委汇总初审,街道党工委组织部门进行考察审核,经街道党工委讨论通过后,在所在村、社区、企事业单位进行公示,经公示无异议的由街道工委予以聘任,任期与县代表的任期基本相同。对召开会议、人员编组、会议议程、意见建议的办理、非会议期间活动的开展、履职考核激励等都有相关的制度支撑。街道议事会议制度建设是一项新课题,尽管已经有了不少行之有效的经验做法,但在法律层面上毕竟还缺少支撑,有待在上级文件或地方组织法等法规中作出制度性安排,从根本上解决这一创新实践的“制度缺失”问题。

      在深入调研、审慎探索的基础上,市会党组草拟了《关于在街道建立选民代表议政制度的指导意见》,报市委会会议审议通过,并批准实施。

      “和平桥街道第一次选民代表议政大会,经过全体代表和与会同志的共同努力,完成了各项议程。各位代表认真履职,共商发展大计,共谋振兴良策,提出了许多富有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这是6月29日,南通市主城区崇川区和平桥街道选民代表第一次“议政会”的场景,街道党工委、工委主任陆志明作闭幕讲话。

      在首次“议政会”召开之前,和平桥街道安排召开了选民代表聘任会,依法定程序聘任乃合买提等42名同志为和平桥街道选民代表,并发放聘书。在此基础上,大会以举手表决的方式,分别通过了大会议程、街道议政代表会议议事规则和选民代表议政会代表分组名单。会议审查了街道办事处2020年上半年工作报告、街道2020年上半年污染防治攻坚工作情况报告及街道民计民生六大工程推进情况报告。

      按照这一模式,崇川区所有街道选民代表议政会议每年召开两次,会议的主要任务是:“3+X”,“3”是指规定议程,包括听取经济社会发展情况、财政收支情况以及生态环境状况等三项工作报告。“X”是指街道根据实际情况确定的评议部门、票选民生实事项目、重大项目推进情况等自选议程。跟乡镇人代会有所不同的是,选民代表“议政会议”没有人事方面的选举表决事项,一切以《地方组织法》的规定为遵循。

      “议政会”关键落在“议”字上。跟崇川区一样,如皋市街道选民代表议政会也都是采用分组讨论的方式“议大事”、“评报告”。“讨论时,代表们谈得最多的就是‘高’字,希望高新区要始终坚持新发展理念,努力实现产业发展高质量、生态环境高水准、群众生活高品位。”如皋城南街道选民代表黄海松在议政会上的发言铿锵有力。会前,选民代表们主动深入基层、深入群众,倾听群众呼声;分组讨论中代表们认真审议、踊跃发言,并结合工作实际就街道高质量发展产业招引、项目服务、城市管理、生态保护等方面提出意见建议。如皋市的如城街道、城北街道、城南街道在议政会期间共收到意见建议159条,有事关街道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热点难点问题,也有群众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民生“关键小事”。这些意见建议由各街道工委负责审核受理、转交办理并进行督办。办理部门须在3个月内办理完毕并给与书面回复。“街道办事处将进一步提升站位、改进工作方法、转变工作作风,制定好具体的责任清单。对每项建议意见的办理都将制定时间表、路线图,既有单独承办包干负责,也有集体会办破解难题,确保所有建议意见件件有着落,事事有交代。”如皋城北街道办事处主任卢小冬针对选民代表提出的50条建议作如此表态。

      闭会期间能否正常开展活动是选民代表议政制度是否有生命力的重要指标。海安市隆政街道工委因地制宜,构建多元化的履职平台,建立了两个“代表之家”、一个“代表履职基地”,11个“代表联络工作站”。形成以“家”为中枢,“站”为神经末梢,“基地”为触角的履职平台体系,成为选民代表履行职责、联系群众的有效载体。8月26日议政会议召开后,街道工委精心策划,针对代表小组专业特点,制定季度代表小组活动计划。通过视察调研、执法检查等形式,对文明城市创建、河长制工作、重点工程扫尾、老集镇改造、厂中厂整治等重点工作开展专项监督。经济发展组组织代表开展了蓝天碧水“捍卫者”行动,收到代表建议8条;社会事业组组织代表开展《物业管理条例》执法检查,收到建议10条;现代农业组正在积极筹备乡村振兴战略实施情况视察调研活动。“选民代表来自群众,他们勤勉履职,是我们推进工作的重要力量,选民代表议政制度作为党工委工作一部分,我们要进一步运用好、发挥好。”街道党工委深有感触地说。

      在启东市自选民代表正式“上线”以来,近百名选民代表“持证上岗”,唱响为民代言“好声音”,激活基层的“神经末梢”,为群众解决了不少难事、烦事、闹心事,在选民代表的助推下,街道社会事务管理井井有条、蒸蒸日上。有选民代表反映一些小区缺少电动车集中充电装置,居民在家里充电、私拉“空中飞线”造成极大安全隐患。街道积极协调有关部门,两个月完成了四个小区增设充电桩改造,对其他小区也排出了改建计划表。有选民代表提出“增加幸福二村老年人活动场地”的建议,街道针对幸福二村老年人较多的实际,在社区服务中心改扩建时,专门建起两层楼的老年活动中心,设置了多间功能室,并安装了电梯,让社区居民老有所乐。有选民代表建议“完善老旧小区技防监控设施”,街道联系门结合“雪亮工程”,为部分小区更换了高清摄像头,切实增强了居民的安全感。除了联系选民、建言献策以外,选民代表们还积极参与网格管理、治安维稳、创文创卫、环境整治等社区事务,大家的主人翁意识得到提高,对参与基层治理有了更大的动力和责任。街道选民代表议政制度不仅让群众的诉求得到合理、充分的表达,也让政府施政有了更广泛的基础,是扩大基层和推进基层治理创新的有效探索,也助力了基层实践更加“接地气”。

      街道选民代表来自各行各业,有物业管理人员、律师、家庭医生、网格员、维修工、离退休老同志等等,工作在一线、生活在老百姓中,形成了稳定的联系网络,构建了议政新平台。以往街道办出台的一些惠民措施,因为缺乏与群众沟通,有时可能“吃力不讨好”,老百姓不认可;现在通过这一平台,能够实现政府决策与群众意愿同频共振。启东市住建局在今年老小区标准化改造工作启动前,主动征求选民代表意见,根据大多数群众的意愿排出老小区改造的先后次序;邀请选民代表一起会商管网整改、楼道亮化、外墙粉刷等改造项目,由选民代表决定墙面出新颜色。由于前期工作得到了老百姓的认同,改造工程推进十分顺利。小区物业管理是群众经常反映的老大难问题,为更好地加强物业公司队伍建设,选民代表综合,建议社区发挥党建引领作用,推行“红色物业”,此举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物业管理水平,受到居民的一致赞誉。选民代表议政制度,保障了基层群众对街道经济社会事务的知情权、表达权、参与权和监督权,在街道和群众之间架起了更通畅的桥梁、更快捷的渠道,让街道党工委、办事处更加全面地倾听民声、汇聚民智、凝聚民力,工作举措更加契合基层实际、符合群众意愿。

      “选民代表议政制度是畅通基层的‘最后一公里’,是汇集民治、加强基层、推动基层有效治理的有力推手。” 和平桥街道党工委陆志明如是说。

      “选民代表议政制度虽然启动时间不长,但却探索了基层实践‘新路径’、填补了街道监督‘空白点’、开启了社情收集‘直通车’,取得了阶段性成效。” 南通市会常务副主任、党组庄中秋在全市街道建立选民代表议政制度工作交流会上对此项创新实践予以充分肯定,同时希望打造出社会认可度更高的基层治理新品牌。(马如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