ȴʣ ȵ
主页 > 书香文化 >

书香满溢文化味浓(组图)
              Դ 未知 2021-02-22


      以工业兴城的东莞,一直被人称为“文化沙漠”,这顶帽子东莞顶了很多年,为了摘掉这一顶帽子,东莞提出了许多文化概念,例如打造图书馆之城、博物馆之城、音乐剧之城……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东莞的文化之城的概念已不再是“空中楼阁”,而是成为看得见、摸得着的文化设施,每个市民都能体会到其中的文化氛围。

      今年25岁的廖泳瑜,是土生土长的万江女孩,也是一个文艺青年。从小到大,她都很喜欢参与与文化相关的活动。但在她的记忆里,在东莞,直至“文化周末晚会”创办以前,她所能接触到的文化活动都只能是在电影院、市里的图书馆,“在东莞场所举办的活动很少很少,简直少得可怜。”

      在廖泳瑜的记忆里,东莞文化的兴起,是从“文化周末晚会”的创办开始。文化周末晚会,是东莞市实施“打造文化新城”战略催生的一朵奇葩,它在莞城历史积淀的基础上进行创造,融知识性、艺术性、趣味性和社会性于一体,每周六晚上8时准时与观众见面。

      自“文化周末晚会”以来,只要她还在东莞,只要她能拿到票,她几乎一场不落。每到周六晚,廖泳瑜就会和母亲一起开车从万江赶到莞城,就是专程去看文化周末的演出。

      而其后,文化周末更是于2007年开始了“文化周末大讲坛”的节目,大讲坛的火爆是众所周知的,因为票是没有位置的,所以廖泳瑜每次都提前半个小时进场去霸个好位,稍微去晚一点,前面的位就被人占光了。

      她很喜欢听被称为“东莞一宝”的老先生杨宝霖讲的东莞从前的故事、过去的历史。“作为东莞人,我很想多了解一下东莞,毕竟我生于此,扎根于此,那些消失的历史从杨宝霖先生嘴里娓娓道来,让人感觉好像回到了从前。”廖泳瑜说,“杨宝霖先生能够几十年如一日地站在讲台上讲课,而且人物的名字、年份记得都特别清楚,这也让我非常的钦佩。”

      廖泳瑜是在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读的大学,中文系。大学毕业后,她去了澳大利亚留学了一年。留学后回到东莞,她却发现东莞的文化发展起来了,不仅仅有之前的文化周末,还有每个图书馆、美术馆举办的各类活动。

      回国之后的3个月,是她最有空的一段时间,她准备过完这3个月,然后再开始找工作。她本以为这三个月会很无聊,可让她惊喜的是,各式各样的文化活动简直让她应接不暇。“无论是东莞图书馆、莞城图书馆,又或者是各类的美术展馆、展览馆,几乎每一周,甚至每一年,我都能够沉浸文化里面。”比如莞城图书馆曾经搞过一个微电影观赏周,在那一周里,她每天都往莞图跑,把每一部电影都看了。

      而现在,虽然工作了,廖泳瑜一有时间,就还是会往各个馆跑,她最喜欢的便是莞城图书馆,因为那里有很多新书,“还有就是万江图书馆,那里有很多侦探小说。”

      虽然在东莞每天的文化活动都很多,可廖泳瑜还是有一个小小的遗憾。这与她在澳大利亚的一个经历有关。在澳大利亚的里斯本,她曾经因为参与了一个活动的志愿者拿到了2张票去观看一个演出。当她看到穿着民族服装的澳大利亚中部土著人用沙哑的嗓音,敲着本地的乐器演奏节目时,她完全陶醉了。“可在东莞,虽然活动很多,但是这些带着民俗的活动却很少,这是我感觉最遗憾的地方。”廖泳瑜说。除此之外,她认为东莞的先锋文化人才也少之又少,“例如梁晓智那种讲栋笃笑的人才。”

      在家住常平镇的李佩珊的印象中,东莞早已是个充满“潮味”的城市:电影院、图书馆林立,每年还有精彩纷呈的各类文化活动。“诗意栖居地”,是她对家乡东莞的“定义”。

      李佩珊说,看电影是她最喜欢的消遣。“现在看电影比小时候方便多了。”她想起孩提时代,常平没有专门的电影院, 直到念初中,常平第一家电影院在乐购商场里开业。“这几年,电影院越开越多,学生有优惠票价,看电影是方便又实惠的事。”李佩珊说,她这些年“追”过的几乎全是在电影院看的,如《阿凡达》、《岁月神偷》、《让飞》等。“就是喜欢电影院里的气氛。”她还跟朋友们成立了一个“电影分享小组”,以写影评的方式互相推荐和寻找“好片”。如今常平有4家上规模的电影院,每逢上映时顾客盈门。

      对于个性文静的李佩珊来说,图书馆是她除了电影院之外的第二个休闲去处。“东莞图书馆常平分馆就在我家附近,我至今还记得在图书馆备考中考的日子。”李佩珊说,念初三时,她过的是家、学校、图书馆,三点一线的生活:几个同学相约图书馆,捧着一摞摞的复习资料,累了就看看青春小说放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