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主页 > 文学欣赏 >

业内人士谈文学电影:没有思想含量的电影注定

2019-04-2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近日,电视剧《红高粱》开机,再次验证一部好的小说能够给影视剧提供肥沃的生长土壤。而名著改编的电影不计其数,成功者多矣,黯淡无光者也不在少数,小说平平而电影蜚声全球者亦有,这纷乱的成败之中蕴藏着哪些密码呢?

  张艺谋拿下著名女作家严歌苓的作品《陆犯焉识》,改编为电影《归来》,严歌苓在接受采访时坦白地说:“一部好小说有巨大的抗拍性,如果《尤利西斯》都能被改编,那任何小说都可以改编。”

  柳青在世时,好多导演找到他要改编《创业史》,他却极度反对改编,坚决不出让影视版权,认为影视会糟蹋了原作。这与很多欧美作家拒绝好莱坞导演的理由一模一样。陕西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陕师大新闻传播学院院长李震认为,名家名作被改编,成功的很多,失败的也不少,真正好的文学作品,是抗改编的。

  尽管名家名作有巨大的抗改编性,但名家名作却能给电影提供如日中天的声誉、生动的故事、鲜明的人物形象、深邃的思想,因此,选择改编名家名著意味着未开机就成功了一半,例如《飘》改编为《乱世佳人》,费雯丽和克拉克-盖博的主演让电影成为史上“不可逾越”的爱情片经典。

  另一方面,电影改编名著不成功也常有。王全安改编《白鹿原》何其困难,下足功夫也未赚得满堂彩,一是读者和书迷对原作过于了解和热爱,因此让改编承受巨大压力,二则是文学本身的特质决定了《白鹿原》难以用电影来呈现。

  评论家李星举例,诺奖得主君特-格拉斯的《铁皮鼓》改编为电影后文学色彩丧失,反倒携带上了意味;路遥的《平凡的世界》改编电影却没有再创造,手法老旧;1989年谢铁骊改编《红楼梦》,影片的过雅本就流失了大批观众,加上女演员反串宝玉、刘晓庆演王熙凤表现过火,让电影成为名著改编界“败笔中的败笔”。

  2013年,电影界票房大获成功但口碑一般的《小时代》不能不说,其改编自郭敬明的同名小说《小时代》。李震说,不同时代导演对电影原作的选择标准不一样,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导演看重原作的文学性,现在是大众文化流行的年代,导演选择原作时会更趋近于娱乐元素,例如故事性强、冲突剧烈、有个性的人物形象的作品,甚至有点生理缺陷、冒傻气的个性人物,例如《天下无贼》里的傻根,这些都有很强的娱乐元素。

  畅销作品和网络流行小说除了居高不下的人气,更为电影提供了一应俱全的娱乐元素,例如李可的《杜拉拉升职记》讲述了都市白领杜拉拉从一个默默无闻的职员,成长为一个企业的高管的故事,小人物戏剧化的升迁经历暗合当下许多职场白领的欣赏趣味,电影改编后融入时装、异国旅行等娱乐元素,让电影与小说获得双赢。

  张艺谋执导的《山楂树之恋》改编自艾米的同名小说,早就被出版商打造为“史上最纯情小说”,因此改编电影一大优势就是其“纯爱”基调。“电影是娱乐媒介,可以有艺术的要求,但受众主要是大众。”李震说,但过于追求娱乐元素导致的就是电影的失败。网络作家文雨2007年从一篇热门网络事件报道得到灵感,构思了小说《网逝》,并入围第五届鲁迅文学奖,经盛大文学CEO侯小强推荐,被导演陈凯歌看中,拍成电影《搜索》,但小说与电影成了两样事物,内核关联不大,影评人称电影迎合商业、吸引眼球,让人一头雾水。娱乐元素是网络流行小说的优势,又成为导演难以逾越的一道坎儿,没有思想含量的改编注定失败。

  1988年的莫言、张艺谋、巩俐都不曾拥有今天的声誉,但张艺谋发现了文坛新秀莫言的小说《红高粱家族》。

  在名家名作、网络畅销的作品外,选择新人新作拍电影的风险最大,投资和压力却最小,意味着低价版权转让费,但却要付出更多的功夫,考验的是导演和编剧的眼力与创造力。

  评论家李星说,《红高粱家族》是莫言非常优秀的一部小说,电影《红高粱》里的思想基本都是莫言提供的,当然,导演和演员也有很大贡献,但没有改变莫言的基本格局。

  新人新作改编成功的不计其数,《大红灯笼高高挂》改编自“文坛新秀”苏童的小说《妻妾成群》,《郎在对门唱山歌》改编自陕西省青年作家李春平的同名小说。时间证明,小说与电影都经得起读者的挑剔。

  好电影成就平庸小说的例子也不胜枚举,优秀的导演与编剧用他们的创造力在原作上再次创作,改变了一部平庸的作品。

  西北大学广电系博导张阿利介绍,电影《秋菊打官司》的原作《万家灯火》只是一部普通的纪实小说,导演只取了其中的故事雏形,作者只提供原创的故事框架和人物关系,电影去放大,并形成新的改造的构景。

主办:楚汉网-湖北武汉新闻生活门户

承办:楚汉网-湖北武汉新闻生活门户

电话:

邮箱:

微信公众号: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