ȴʣ ȵ
主页 > 文学欣赏 >

古典文学赏析丛书抄袭多多 专家斥其误人子弟
              Դ 未知 2021-02-20


      然而,自安意如被指大段抄袭后,这类“漫漫古典情”系列丛书的内容也逐渐为人质疑,从而产生审美疲劳。近日,本报记者就此现象采访了相关专家,细细解读“赏析”大潮的产生及意义。

      自2004年正式涉足文坛起,安意如先后出版了《人生若只如初见》、《当时只道是寻常》、《思无邪》、《陌上花开缓缓归》等古典诗词赏析作品,成为随后铺天盖地的“古典文学赏析”丛书的“滥觞”。不甘囿于诗词的她又在2007年和今年推出了古典言情小说《惜春纪》和古典戏曲赏析《观音》。其中,《惜春纪》因篡改了《红楼梦》中贾珍、秦可卿、贾惜春的人物关系而遭人诟病。

      在安意如的作品成为“销量蜜糖”的当口,一组名为“漫漫古典情”的赏析丛书半路杀出,与安意如齐头并进,图书市场上顿时出现了装帧雷同、文体相似的各色“赏析”书籍,使人眼花缭乱,难辨优劣。然而,细辨之下仍可发现,这些书在内容铺排与写作方式上,大致可分为如下三种——

      安意如的新作《观音》以《西厢记》、《牡丹亭》、《赵氏孤儿》、《救风尘》等元杂剧、明清戏剧入题,对这些人们耳熟能详的剧作进行“赏析”。但在阅读过程中不难发现,所谓“赏析”其实只有“赏”没有“析”,“赏”也带着强烈的主观色彩,先在每篇文章的开头用现代文简单地把戏剧故事描述一遍,然后对崔莺莺、杜丽娘等角色进行“赏玩”,并且在文中大量引用原作词句,真正有份量的“赏析之言”寥寥无几。

      《忆昔花间相见时》被称作是“一本《花间集》的研读笔记、浓情散文”,但通篇并不见有“研读”的痕迹,只是对诗词进行一番伤春悲秋式的现代文描写,与《观音》相似之处还在于,多引用诗词点缀文章,描写以短句为主。不过,在网上阅读该书的网友普遍认为作者的文笔不如安意如,“没什么内涵”、“都是辞藻的堆砌”、“打着赏析的幌子写言情小说”、“书的封面就有向安意如看齐的味道”。记者了解到,其实袁江蕾与安意如早年就是同在某网“金庸客栈”论坛里的文友。

      在“漫漫古典情”系列中,网名江湖夜雨的石继航在《长安月下红袖香》中以男性的视角“解读”了《全唐诗》中的女性形象。但仍有网友表示,“尽管解读不同,但同样的人(诗中人物形象)再编撰也不会差很多”。

      女作者闫红的《她们谋生亦谋爱》可算是“赏析”系列中为数不多的不拣现成诗词作书名的“异类”了。全书以“误读”为标题,描述了秦淮八艳、罗敷、鱼玄玑、谢道韫、张爱玲等人的“情事”。与其他“赏析”作者不同的是,不少读者对闫红的这部作品抱以相对满意的评价,除了“文笔细腻”的优势外,“视角新颖”、“不乏辛辣的点评”。

      除了“赏玩”诗词曲、“解读”历史人物外,尚有一种“脱离尘俗”的闲情之作,对古代音乐、绘画、史学进行一番“把玩”,大有李渔《闲情偶寄》中的生活情趣。倾蓝紫的《不如不遇倾城色》便是一部给历史“着色”的作品,运用绘画知识讲述自秦至晋的历史人物;而从《锦瑟无端五十弦》的书名即可看出,该书写的是古代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