ȴʣ ȵ
主页 > 文学欣赏 >

论文的写作格式 英美文学 影片《傲慢与偏见》中
              Դ 未知 2021-02-21


      英国着名女性小说家简·奥斯汀出生于1775年的英国斯蒂文顿小镇,家道小康、终生未婚的她长期生活在舒适恬静的乡村环境中,因此她的作品既非反映社会矛盾的宏大叙述,也逃脱了18世纪至19世纪英国文坛主流的伤感基调与哥特风情的晕染而自成一派。其中以反映乡绅家庭女性婚恋为主题的长篇小说《傲慢与偏见》创作于1813年,被赞誉为堪与莎翁作品相媲美的文学经典。

      这部融合了英国传统现实主义创作方式与19世纪浪漫主义色彩的爱情喜剧小说历来备受文艺批评界的关注与推崇,自1940年美国导演罗伯特·Z·伦纳德将之拍摄成片后,改编自简·奥斯汀的《傲慢与偏见》的影片便络绎不绝地被搬上银幕,如1949(NBC)、1952(BBC)、1958(BBC)、1967(BBC)、1979(BBC and A&E)、1995(BBC)等。其中2005年版本的影片《傲慢与偏见》在综合前人改编、拍摄得失的基础上,凭借对原着剧情、写作视角等方面的细致体察而独立群雄,曾荣获2006年奥斯卡金像奖四项核心奖项提名。该影片由英国导演乔·怀特执导,凯拉·奈特莉、马修·麦克费、登唐纳德·萨瑟兰主演,忠于原着地以伊丽莎白·班纳特及其家庭中或生活周遭的单身女性为视点,主要讲述了包含伊丽莎白在内的四桩婚恋生活。

      制片人保罗·韦伯斯特认为,在过去的65年间,众多版本的影片《傲慢与偏见》均未能展现出原着的风采,此次拍摄力图打造出一部有别于往日随意发挥的作品。正是在这种忠于原着进行拍摄的意义旨归下,2005年版的影片《傲慢与偏见》不仅成功地演绎了原着中伊丽莎白等女性婚恋生活的剧情,而且试图以作者简·奥斯汀细微入微的女性视角描绘19世纪的英国乡镇生活,通过“两寸牙雕”的小窗口展现更为广阔的社会形态与风土人情。本文试图从该片精彩的剧情演绎处着眼,探析片中女主人公伊丽莎白及其他三位单身女性的婚恋生活,兼述其中所展现的婚恋观念及其现实意义。

      简·奥斯汀在长篇小说《傲慢与偏见》中叙述了女主人公家庭中及生活周遭的几位单身女性的婚恋生活,包含伊丽莎白与达西、简与宾利、迪雅与韦翰和夏绿蒂与柯林斯,导演乔·怀特忠于原着地将这几桩婚姻浓缩于短短129分钟的胶片中,成功地将其展现于银幕之上。

      2005年版的影片《傲慢与偏见》摒弃了前人改编拍摄时对于情爱缠绵的浓墨描绘,转而采取较为纯粹的现实主义手法进行制作,真实地再现了在英国传统现实主义风格熏染下的简·奥斯汀的原本意图,展现了故事本身朴素的情感与原着中所倡导的婚恋观念,即美满的婚恋生活并非空中楼阁的山盟海誓,也非无爱轻率的唯利是图,只有以一定的物质基础为土壤,在甜蜜爱情的滋养下才能成就美满的婚姻。影片《傲慢与偏见》通过伊丽莎白与达西、简与宾利之间的两桩婚姻诠释了这种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融合的婚恋观。

      女主人公伊丽莎白与达西无疑是影片中最为美满的婚恋,在他们一波三折的交往中成就了创作者与欣赏者的美好婚恋期望。二人在舞会上结识,达西对伊丽莎白一家的傲慢与由此引发的伊丽莎白对达西的偏见成为二人相识之初的主旋律,然而在不断地相处、磨合之中,达西逐渐被伊丽莎白自信独立、机智敏锐的个性所深深吸引,而伊丽莎白也在拨开偏见后认识了傲慢背后善良多情的达西,最终达西彻底摒弃包含门第差异在内的傲慢,对伊丽莎白展开执着、真挚的追求。在这桩走向美满的婚恋中,女主人公伊丽莎白占据了引领与指导的地位,2005年版的《傲慢与偏见》中也着重刻画了这位深为原着作者简·奥斯汀所赞美的女性。

      在2005年版的《傲慢与偏见》中,导演选择了着名英国女演员凯拉·奈特利饰演伊丽莎白这一最为重要的角色,凯拉·奈特利凭借独有的倔强气质及高超的演技成功地诠释出了伊丽莎白的自信独立与机智勇敢,并因此荣获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奖。可以说,正是伊丽莎白这种特立于18世纪与19世纪英国传统女性的自信、独立与机智促使了她与达西的爱恋走向美满的婚姻,同时也展现了伊丽莎白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与自我价值的实现。一方面,伊丽莎白面对婚恋并非迪雅般草率轻佻,她通过本身的理智克服着感性的冲动,在指引本身的同时为所爱之人达西指明了前进的方向;另一方面,伊丽莎白是勇敢的,她勇于面对阻碍本身追寻真爱的各方力量,用勇气扞卫本身纯洁的爱情。伊丽莎白与达西这段始于傲慢与偏见、终于美满的婚恋不仅拥有荡气回肠的纯真爱恋与曲折发展路径,而且也拥有着雄厚的物质基础作为支撑,无疑成为影片中最为美满的婚恋,展现了影片所倡导的现实与浪漫相结合的婚恋观念。

      在伊丽莎白与达西这桩婚恋之外,在2005年版的《傲慢与偏见》中还有一桩婚恋展现着影片所倡导的婚恋观念,即简与宾利的婚恋生活。由罗莎曼德·派克饰演的简温柔善良、端庄娴静,是英国18世纪、19世纪在社会主流文化规约下的典型淑女,而与之相恋的宾利文质彬彬、慷慨大度,也是现实生活中少有的绅士,简与宾利这种中规中矩的性格特点也造就了二人平淡而美满的婚恋生活。与伊丽莎白一样,简也是在舞会上初识宾利,但不同的是,二人在舞会上并没有遭遇傲慢与偏见的障碍而一见钟情。但简的矜持与宾利的克制也使这种一见钟情在几经波折后才走向美满,影片中简虽然堪为完美女性的代表,但深受礼教规约的她并未表现出本身对宾利的爱意,致使宾利产生误解;而宾利出生于正统的旧式大家庭中,这种规范森严的家庭氛围也导致了宾利优柔寡断的性格缺陷,使他在情感中徘徊不前。但二人最终在内心真实爱恋的指引下及固有优势的符合中紧紧地结合在一起,虽然缺少伊丽莎白与达西婚恋生活中的炙热与,但也不同于夏绿蒂和柯林斯的利益至上与丽迪雅和韦翰的冲动草率,在影片中亦堪为美满婚恋的代表。

      如果说伊丽莎白与达西、简与宾利是符合影片主导婚恋观的正面范例,那么韦翰与伊丽莎白的妹妹丽迪雅的婚恋则完全被置于以上二者的对立面而存在,她与韦翰的婚姻不仅缺乏真挚爱恋的指引,而且也并无雄厚物质基础作为支撑,最终导致了困苦的悲剧结局。

      丽迪雅是一位年轻貌美的少女,终日做着浮华与虚荣的白日梦,她经常幻想本身身着华服,行走在满是年少军官的路上或是与众多军官同处一室并接受众多异性的献媚与追求。她的女性价值只有通过与异性卖弄风情才得以实现,完全弃稳固婚姻和真挚爱恋于不顾。与丽迪雅一样,韦翰不仅拥有俊俏的外表,同时二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特质也是十分相似的。韦翰凭借其俊美的外表与虚伪的言行一直在试图引诱美丽而多金的女子,在结识丽迪雅之前,韦翰曾将罪恶的双手伸向达西的妹妹,以获得其三万英镑的嫁妆,当这一计划破产后韦翰毫无留恋地转而追寻其他符合条件的女子。韦翰与丽迪雅相恋并与其私奔并非出于对她的爱恋,而是为了满足他可笑的虚荣心理与对金钱的贪欲,与丽迪雅这位貌美年轻的女子私奔一方面可以满足他途中的虚荣之心与炫耀之意,另一方面可以以丽迪雅为筹码敲诈较为富有的班纳特先生即丽迪雅的父亲一笔大额财产。最终在达西的协调下,二人结合,但二人畸形的婚恋观念必然导致这桩婚恋的困苦结局。

      在伊丽莎白和达西这桩美满婚恋与丽迪雅和韦翰的困苦婚恋之间,影片还为观众展现了夏绿蒂和柯林斯这桩堪称互利互惠的婚恋。夏绿蒂是一位并不美丽但有着良好教养的大龄待嫁女性,而柯林斯则是一位拥有一定财产并急切寻找妻子的单身汉,二人一拍即合,在结识后很快地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但缺乏真爱而空有物质基础的婚恋生活并不符合影片所倡导的婚恋观念,也难以走向美满。

      夏绿蒂因其良好的家庭出身与自幼接受的优质教育而拥有清醒理智的头脑,她清晰认识到没有情感基础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但基于本身现有的处境她依然选择走入无爱的婚姻。在与柯林斯结识时,夏绿蒂已经是一位27岁的大龄单身女性,同时面对父母的焦虑与兄弟的排斥,她迫不及待地将本身嫁给一个拥有一定财产,可以为其提供丰厚婚后物质生活条件的异性。这桩婚恋互利互惠的特点还体现在柯林斯对于一位妻子的需求上,柯林斯在众人的敦促下,认为本身需要一位异性与之组建家庭,可以说柯林斯虽然不似达西般多情,也不如宾利慷慨,但也绝非韦翰一样唯利是图、虚荣幼稚,他与夏绿蒂一样具有较强的理智,在试图对班纳特家中的几位女儿追求失败后,他将目光锁定于夏绿蒂这位有着良好教养并急切出嫁的单身女性身上。最终柯林斯如愿获得了一位妻子,夏绿蒂也过上了本身目标中的婚恋生活:一栋大房子与一座花园,然而婚后的夏绿蒂并不幸福,她终日生活在柯林斯的房子与花园中却希望忘却这位本身并不爱恋的丈夫。

      可以说,夏绿蒂与柯林斯的婚恋生活虽然不符合影片所主导的婚恋观念,缺少了真挚爱恋的滋养,但却较伊丽莎白与达西及简与宾利的美满婚恋更接近18世纪与19世纪之交的英国社会婚恋现实与当时英国女性在选择婚恋对象时的局限与困境。夏绿蒂这位接受过良好教育,有着现实而浪漫的婚恋期望的女性,因财产方面的窘迫或容貌方面的不完美,往往会成为婚恋市场中的滞销品,同时夏绿蒂也代表了当时英国社会中绝大多数女性的情况与处境。这类女性在追寻浪漫爱情的路途中既无财产的支撑,亦无天生丽质的容貌优势,只能退而求其次,追寻一桩拥有一定物质基础的稳定无爱婚恋,这种期待通过婚恋换取日后生存资本的婚恋观念十分写实地展现了18世纪与19世纪英国绝大部分女性的婚恋困顿与其卑微社会地位所带来的婚恋选择中的无奈与悲剧。来源青年导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