ȴʣ ȵ
主页 > 文学欣赏 >

陈定家-坚定文化自信的三个维度——从文学研究
              Դ 未知 2021-03-20


      《智库理论与实践》(双月刊)是我国智库界专注于智库理论研究与智库实践创新相结合的高端专业学术期刊,2016 年2 月28 日创刊,由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与合主办。创刊一年来得到学界业界的鼎力支持与热切关注。本刊将持续邀请智库专家对热点政策问题进行解读,报 道有关智库领域的好观点、好思想、好报告等,持续跟踪智库领域热切关注的重要问题,鼓励和推动学术争鸣与学术创新,致力于通过新型智库研究推动国家相关政 策的制定与完善,推动国家各个相关领域的创新与发展。

      陈定家: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数字信息室主任,研究员,文学博士,中国发展战略学研究会文化战略专业委员会;

      [目的/意义]现代社会高科技支撑下的数字技术及其网络技术的发展,标志着信息化时代和文化经济时代的到来,中国文艺领域由此发生了市场化转向与数字化生存的两次重大变革。面对当代中国文艺领域所存在的种种问题,文艺工作者应当响应习总的号召,“坚定文化自信”,勇攀学术高峰,脚踏实地地将文化自信精神落到文艺研究工作的实处。

      [方法/过程]习总2016年5月17日在北京主持召开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时提出,建立文化自信应该“立足中国、借鉴国外,挖掘历史、把握当代,关怀人类、面向未来”,本文以此为方指导,试图从文学研究视角探索坚定文化自信的3个维度。

      [结果/结论]当代中国的文艺实践在发展过程中,只有始终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才能保障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坚若磐石。

      现代社会高科技支撑下的数字技术及其网络技术的发展,标志着信息化时代和文化经济时代的到来,中国文艺领域由此发生了市场化转向与数字化生存的两次重大变革。在新形势下,我国文学创作与研究取得丰硕成果,学科体系不断完善、日趋健全,文艺工作者队伍不断壮大,文艺作品数量丰赡,理论研究水平和创新能力不断提高。然而,剑分两刃,币面有双。市场与网络的一体化无孔不入地渗透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在改变人们时空观念、思维方式的同时,也为中国文艺创作与理论实践的发展带来新的挑战。从总体来看,整个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建设水平依然存在较大提升空间,文艺创作数量有余而质量不足,理论研究缺乏应有的深度与高度,学术原创能力仍有待提高。在当代中国文艺创作与研究领域,文化自信意味着营造与构建属于中国特色的文艺标识,讲好“中国故事”,书写“中国经验”,形成具备中国特有风格与气质的,有代表性与辨识度的文艺品牌。坚实的文化自信观念使中国在面对世界范围内各种思想文化的交锋与碰撞时,立场坚定,始终以中国特色文艺实践的健康发展为旨归,不断促进文化软实力的提升,实现文化强国的构建,推动国际地位的提升以及话语权的确立与捍卫。习总2016 年 5 月17 日在北京主持召开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时提出,建立文化自信应该“立足中国、借鉴国外,挖掘历史、把握当代,关怀人类、面向未来”。

      简言之,就是坚持倡导的“古为今用,洋为中用,推陈出新”。就是要在四个自信的增强态势中,“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

      在筑梦强国成为时代主旋律的今天,文化自信已成为“中国梦”理想价值观念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注意到,习总在中国迅速崛起的过程中发出坚定文化自信的号召,可谓适逢其时,要求我们在继往开来的大格局中既能不失本心,不忘本来,又能海纳百川,兼容并蓄。“不忘本来”就是不忘根本,不忘中华文化的传统血脉与民族基因。在中华民族迈向现代化的进程中,需要对传统文化进行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惟其如此,才能对内增强民族认同,对外在全球化的舞台上鲜明地彰显民族身份和民族形象。中国历史,尤其是近现代史,是一部苦难到繁荣、从屈辱到富强的史诗,它包含着多少人的流血与牺牲!中国文化也相应地经历了一个从落后到复兴、从自卑到自信的历史性巨变,它浸透着多少人的泪水与汗水!所以,我们不能忘记历史经验,不能割断文化传统,不能忘记历史与文化的“所来”与“从来”。

      众所周知,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传统是亿万中华儿女的精神之根,其以强大的文化感召力,维系着数千年来华夏子孙集体的血脉认同感与心灵归属感。而传统文化所带来的认同感与归属感,凝结成文学创作与研究者的精神基因,决定了文学创作与理论实践的思想深度与文化内核。因此,在文艺创作与研究领域,强烈的文化自信,首先根植于文艺工作者与广大人民群众对中国几千年来源远流长的历史文明积淀。习总指出:“绵延几千年的中华文化,是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成长发展的深厚基础。我说过,站立在960 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土地上,吸吮着中华民族漫长奋斗积累的文化养分,拥有13 亿中国人民聚合的磅礴之力,我们走自己的路,具有无比广阔的舞台,具有无比深厚的历史底蕴,具有无比强大的前进定力,中国人民应该有这个信心,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有这个信心。”

      当然,博大精深、底蕴深厚的文化传统也并非一尘不染。黄河滚滚,必是泥沙俱下,长江滔滔,难免鱼龙混杂。但因此而怀疑历史、拒斥传统,甚至听任历史虚无主义甚嚣尘上,我们的文化自信心就必然会大打折扣。在这方面,历史的教训不可谓不深刻。因此,对待历史经验和文化传统,我们必须拥有一种海纳百川的包容心态,激发内在生命活力,强化自我调节功能。面对传统文化,既要有明辨是非的批判意识和与时俱进的反思立场,同时还要有以故为新的改造理念和古为今用的创新精神。数千年的文化传统是包括文论与批评在内的当代文艺生存和发展的根本。伟大的民族传统是当代文化的渊源所在。因此,无论“面向未来”,还是“吸收外来”,我们首先要“不忘本来”。“不忘本来”需要我们秉承求真务实态度,牢记推陈出新传统,弘扬守正创新精神。就文化与文艺工作而言,一方面要重视传统优秀文化对中国现阶段文艺创作与研究实践的借鉴与指导意义;另一方面,也要清楚地认识到,中华民族悠久的历史文明经历了漫长的岁月涤荡,其中相当一部分已然遗失了其原有的时代背景与社会适用氛围,不加选择的接受与随意滥用必然导致实践悲剧的上演。

      习总强调“中华文明历史悠久,从先秦子学、两汉经学、魏晋玄学,到、儒释道合流、宋明理学,经历了数个学术思想繁荣时期。在漫漫历史长河中,中华民族产生了儒、释、道、墨、名、法、阴阳、农、杂、兵等各家学说,涌现了老子、孔子、庄子、孟子、荀子、韩非子、董仲舒、王充、何晏、王弼、韩愈、周敦颐、程颢、程颐、朱熹、陆九渊、王守仁、李贽、黄宗羲、顾炎武、王夫之、康有为梁启超、孙中山、鲁迅等一大批思想大家,留下了浩如烟海的文化遗产。”而这些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资源,连同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践相结合而形成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理应成为当代文艺创作与理论实践发展的精神依托与思想宝藏。文艺工作者应当成为中华传统文化的挖掘者与传承者,通过第一手的资料分析与实地考察,挖掘出更多尚且蒙尘的中华文化之精华,立足于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推动文化传统的传承与发展进程,增强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

      不可否认的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在时代的涤荡中形成富于标志性色彩的思想体系,凝聚了华夏民族几千年来的思想智慧与理论思辨。但我们也应该看到,市场化、网络化态势使文艺创作与理论研究面临前所未有的时代状况与发展需求,单纯依靠传统文明的血脉相传已然难以适应日新月异的文艺现实,这就要求对传统文化进行现代意义的转化与阐发。例如,时下兴起的网络文学在经历了单纯情感发泄的小白文阶段,转而向传统经典文本寻求灵感激发与经验借鉴,兼顾历史文化的内涵与新时代网络精神的实质,实现传统文化在文艺创作领域的现代转化,但这方面的探索仍可谓任重道远。在理论研究领域,激活古代资源的新兴研究潮流也意味着学者正在传统文化向现代转换方面做出积极努力。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挖掘、阐发与转换,正在推动文化传统与当代文艺形式的相互适应与协调,为文化自信的形成与高扬提供坚实的思想基础,相关学术探索,也可以说正未有穷期。

      在这个全球化浪潮日甚一日的互联网时代,幅员辽阔的中华民族,也不过是“地球村”中的普通一员。在“不忘本来”的基础上,我们还要大胆“吸收外来”,我们必须有放眼全球的开放视野,学习西方,洋为中用。就文学艺术研究的实际情况而言,中国文艺创作与理论发展应该具备强大的包容性,广泛吸收外来优秀的文艺成果与实践经验,经过中西方文化的交流、激荡与融合,形成具备中国特色与标识的文艺创作与研究实践。习总强调“既要立足本国实际,又要开门搞研究”。吸收外来的优秀文艺作品与学术研究成果,使当代中国文艺创作与理论实践在发展过程中有更宽广的国际视野,通过多方位的外来文化借鉴,实现知己知彼的文化自信。

      不同国家与民族,在各自的历史条件与时代背景下,往往形成各具情态的文化色彩。所谓“日月不同光,昼夜各有宜。”正是因为各国文化具有差别,世界才会显得多姿多彩;也正是因为时有分歧,才需要求同存异。矛盾是普遍存在的,纯而又纯的世界是不存在的。各国之间在文化问题上存在不同看法、存在分歧在所难免,但不同文化之间应该相互尊重、求同存异,采取建设性方式增进理解、扩大共识。任何一个民族的发展都不应该因固守于本民族的历史传统与现实实践,而忽视外在世界的变化,隔离外来文化中带有普遍性意义的文化因子。做着“天朝大国”美梦的清政府后来遭受的覆灭就是最佳的实例。

      习总在文艺讲话中提到:“马克思主义的诞生是人类思想史上的一个伟大事件,而马克思主义则批判吸收了康德、黑格尔、费尔巴哈等人的哲学思想,圣西门、傅立叶、欧文等人的空想社会主义思想,亚当·斯密、大卫·李嘉图等人的古典经济学思想。可以说,没有18、19 世纪欧洲哲学社会科学的发展,就没有马克思主义形成和发展。”由此可见,吸收外来文化因子,对人类思想文明发展具有多么重要的意义。对于文艺创作与理论发展而言,也是如此。

      全球化语境下,当代中国文艺想要形成中国风格,获得独立稳定的长足发展,必然需要对不同国家的历史文明进行积极探索,以更加包容的态度,广泛推动外来文化成果的引入与译介,并在此基础上形成带有客观视角的主体认知,而不应满足于被动的接受状态。同时,当代中国文艺工作者应时刻关注外国文艺创作与理论实践的发展动态,对全球范围内的文艺形势保持高度敏感,保持宏远宽广的文艺视野,保障文艺观念、思想、实践时刻与世界接轨,实现当代中国文艺创作与理论研究在与外来文化的碰撞、融合中被不断地滋养与润泽。

      吸收外来文化的过程中应采取的态度不是全盘接收,而是立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如《讲话》中所说,“马克思主义进入中国,也走过了一个逐步中国化的过程。在、建设、改革各个历史时期,我们党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研究解决各种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产生了思想、理论、‘’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等重大成果,指导党和人民取得了新主义、社会主义和社会主义建设、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

      文艺工作者在面临形形色色的外来文化时,也需要警惕全盘肯定的拿来主义,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对所有的外来文化保持批判的眼光,不忘初心。所有引入与译介的外来文化都应该经过文艺工作者的严格审核,既要避免西方霸权主义的文化渗透,又要警惕中国语境下的人云亦云。外来文化只能作为文化因子为当代中国的文艺实践与理论发展提供启发性的研究视角与方指导,并不能不加思考地移植到中国的文艺实践中实现全面契合。当代中国文艺工作者理应以崇高的理想关怀与坚实的人文精神立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艺实践之中,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吸收外来文化中的有益因素为我所用,以促使当代中国文艺领域集百家之长,养成高度的文化自信。

      从一定意义上说,只有未来才是我们坚定文化自信的目的与动因。因此,作为与“不忘本来”“吸收外来”互为一体的“面向未来”,在坚定文化自信的过程中,占有极为重要的作用。我们注意到,习总提出的“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让人联想到所倡导的“古为今用、洋为中用、推陈出新”的文化建设方针。中华民族文化自信的构建是一个长时间的动态发展过程,需要文艺工作者以发展的眼光“面向未来”。文艺创作与理论研究理应聆听时代声响,回应时代呼唤。当代中国文艺只有在立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艺实践,向数千年来优秀的文化土壤中汲取营养,广泛吸收外来文化精髓的同时,在文化传承与吸收的基础上养成创新意识,积极提升原创力,树立文艺精品意识,才能真正实现当代文艺的创新发展,形成真正具备中国特色的文艺品牌,促进中国文化走向世界,培植真正强大、坚定的文化自信。

      中国改革开放以后,形形色色的文艺作品与理论成果蜂拥而至。过度繁杂的信息涌入使中国文艺界更多陷于被动的接受过程。文艺创作跟随外来文艺潮流,在短时间内发生激变,甚至出现现代、后现代的仓促叠合。而学术界忙于理论的引入与译介,西方一整套话语系统被移植,中国文艺理论界一度出现“失语”状态。经历文艺创作的失序与文艺理论的失语,文艺工作者们痛定思痛,深刻意识到“面向未来”的重要性。一味地沉浸在已有的文化资源或是盲目地全盘吸收外来文化都不是文艺创作与理论健康发展的可取之路。1944年,同志在延安与美国记者谈话时强调:“我们的态度是批判地接受我们自己的历史遗产和外国的思想。我们既反对盲目接受任何思想也反对盲目任何思想。我们中国人必须用我们自己的头脑进行思考,并决定什么东西能在我们自己的土壤里生长起来。”

      新时代以来,文学界面临新的创作与理论问题,需要加强对已有文化资源与外来、方法、经验等的系统总结,融通各种资源,立足于当前的文学创作与研究实践,从中挖出新材料、发现新问题、提出新观点、构建新理论,从而概括出有规律的文艺新实践,不断推进知识创新、理论创新、方法创新。并通过改革创新,建构文艺精品意识。

      习总强调,要“形成崇尚精品、严谨治学、注重诚信、讲求责任的优良学风,营造风清气正、互学互鉴、积极向上的学术生态”,追求“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的务实精神,“要把社会责任放在首位,严肃对待学术研究的社会效果”。当代文艺领域想要谋求未来的发展必然需要长足的发展眼光,不能满足于对传统优秀文化资源的借鉴以及对外来有益文化因素的引用,需要通过对传统文化与外来文化进行有益于中国特色文艺实践的积极转化,实现文艺创作与理论研究的创新,推动原创性文化精品的实现。

      当代中国的文学创作与理论研究需要个性气质,而带有地域性、民族性的文艺精品成为“中国书写”必不可少的个性化元素。这就要求文艺工作者在全球化时代以我为主,扬弃传统文化与外来文化,在文艺作品与理论建构中形成带有中国特色的代表性与辨识度,为当代中国文艺领域的创作与理论研究提供可贵的“中国经验”,建构真正属于中国特色的文化名牌。

      全球化时代,着眼于未来,就是通过创新,树立精品意识,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艺实践的品牌。中国文艺品牌,用中国理论,提炼中国经验,解决中国问题,有利于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促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构建,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服务,争取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同时,面向未来,构建中国文艺品牌,利于中国屹立于世界文化强国之列,并在国际竞争中占领精神高地。中国特色文艺实践的发展既有解决中国具体文艺问题的针对性,更有解决全世界全人类问题的宏大情怀。当代中国的文艺实践在发展过程中,只有始终“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才能保障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坚若磐石。

      陈定家, 王青. 坚定文化自信的三个维度:从文学研究视角看“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J].智库理 论与实践,2017,2(6):77-81.

      依托《智库理论与实践》学术期刊,发布国内外智库领域的学术动态、研究前沿、会议讯息、培训信息。